「华润三九股票」风暴冯鑫被打脸:那些年他给乐视和快播差评

股票资讯

索汉学

“我是一个不开心就活不下去的人。”八年前,冯欣向《中国商报》记者评论自己。当时暴风城集团(300431)没有那么多资本,能够在视频大战中呼风唤雨。他没有想到乐视和快播会在多年后倒闭。

他只是默默的打算把风暴视频做大,最好上市。

当时在北京海淀区,暴风影音在一个很旧的写字楼里创业。冯鑫的小办公室里,有茶具,蒲团,还有一桶自吸的大桶装纯净水,用来泡茶。他不像一个互联网人,更像一个山西的老板。

前两年买了暴风影音之后有点心不在焉。暴风影音还有很多技术有待提高,资本也在不断催他上市。“我想这是暴风雨造成的。我不能让风暴视频就这样公开,这样只会增加我的个人财富。”

在过去的八年里,他看到他的竞争对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新企业崛起。最终,Storm和乐视走到了同一个目标,冯欣,王力可欣,被囚禁。

点评乐视最烧钱

2015年暴风城集团上市,经历了36个涨停板。其市值一度达到400亿元,股价达到123元。当冯鑫被披露涉嫌受贿被拘留时,暴风城的股价已经跌破4.97元。

站在123元的高水平上,冯鑫永远不会忘记暴风城集团为了赶上同行,在内容购买上投入巨资。2011年,冯欣曾经心疼钱,安慰自己,为内容而战是不可持续的。他把希望寄托在用户体验上。

2008年和2009年,冯欣说:“这几年我没这么爽过。其实我是一个不开心就活不下去的人。”冯欣曾经对风暴视频心不在焉。“我可能也没有经验。”最让他害怕的是不断刷新电视剧价格。“网络平台电视剧播放权一集就卖了100多万。我们要买,每个人都有,我们都有。”

但花不起那么多钱,冯鑫转头安慰自己:“我们要让暴风成为第一品牌玩家,提升用户体验。”

而烧钱买内容,“只有短期输血,不会提高核心竞争力”。

面对内容市场的巨大压力,冯鑫见证了2011年你唱过我的视频行业。怎么烧钱是一种压力。

当时他给《中国商报》记者算了几个最烧钱的企业:“乐视、盛大、搜狐。”

LeTV.com(300104)在2010年以天价购买了100多部电视剧的版权,然后开始押注自制内容。

此外,盛大还收购了6,成立了孙,并购买了四大古典小说的版权。搜狐买了《奋斗》等等的版权。

“他们以为我今天买了内容,就是我赢了,他们花了那么多钱,却没有一个人成为行业领袖。”

但是,冯心并没有静下心来,最终让他跌入神坛的还是内容大赛。很多年后,冯心也试图创造贾跃亭的神话,试图创造暴风骤雨的生态圈。

2016年暴风城和光大证券分别投资2亿元和6000万元设立宝信基金,其他投资者融资50亿元完成收购MPS国际体育传媒服务公司65%股份。两年半后,MPS破产清算。

暴风城在其他领域的投入也比较缺乏,所以逐渐退出了视频领域的核心竞争。

强势小米鄙视快播

2011年,冯鑫带领暴风城集团对资本市场发起冲击。他给暴风城加的亮点是《暴风眼》,一键清晰,就是把一部普通片源的片子削尖,提高感官清晰度。

当时,另一款视频播放软件“快播”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冯鑫对此不屑一顾——“我们不是靠色情内容来开发用户的。”

五年后,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了“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快播创始人也锒铛入狱。

未来会蓬勃发展的另一家互联网公司小米,在2011年推出了第一代小米手机。“我订了20多个小米手机。”冯欣说。

冯鑫1993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在山西阳泉矿务局工作过一段时间,来到北京,加入金山软件,认识了雷军..但是,冯欣毅然与贾跃亭拉开距离。

“贾布斯”生态帝国崩溃时,暴风城集团被认为重蹈覆辙,冯鑫和“贾布斯”贾跃亭一起被评价。

事实上,曾经在《毛》里的冯心对乔布斯大加赞赏:“我们没有评价乔布斯的权利,但我想大家都说想学乔布斯。其实这些东西是学不会的。他已经达到那个水平了。你学起来很难,我们也理解不了。”

自2018年以来,暴风城集团报告了资金短缺、员工工资和退市的风险。

2019年7月31日,暴风城集团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确认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涉嫌贿赂非国家工作人员被公安机关拘留。


以上就是华润三九股票风暴冯鑫被打脸:那些年他给乐视和快播差评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弘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