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诚晕倒,白白给了林彪一个精兵,于是林彪横扫天下。实际上 明太子是什么

股票资讯

长期以来,网上有一种说法是,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陈诚上将晕倒,拒绝收编战斗力极强的伪满军,导致这支精锐部队投奔林彪,成为东北野战军的核心战斗力。正是因为林彪得到了伪满军队,部队战斗力暴涨,横扫天下。

澄清真相,必须从伪满军的来龙去脉说起。

一、日本附庸/图片-2/

1932年3月9日,日本支持清朝皇帝傅毅,在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政权。鉴于之前空投到日本的约16.7万原东北军总部、山林队、土匪战斗力不佳,关东军“去废存精”,只留下约7.7万人,日本“顾问”8000余人,成立了伪满军。

日本对伪满军的立场是附属于日军的辅助保安部队。所以绝大多数伪满军队只有1511-1723个混编旅,只有971-1167个步兵团。重组后的伪满军虽然换上了日军装备,但混成旅的火力强度还不如日本野战师的一个旅,野战能力极其有限,只适合反游击战。

此外,伪满军虽然在八千多名日本“顾问”的严密控制下,每天接受日本人的洗脑和军事训练,但却因为叛国投诚而被很多人唾弃,士气始终低落,战斗力低下。

相比之下,东北军的战斗力本来就低,唐玉麟部的战斗力在东北军中处于底层。但在热河战役中,伪满军连唐玉麟都打不过。日军配合东北抗联战争时,伪满军经常被日军斥为“废物”。东北反联也不屑于对伪满军队战斗力的评价。

1939年5月,在甲午战争中,日军除动员关东军外,还先后抽调兴安北省警卫军、兴安师、第一混成旅等伪满部队参战。结果这些部队战斗力弱,士气低落,叛逃无数,让关东军大吃一惊。因此,战争结束后,这些参加战争的伪满洲国“精英”要么被撤回,要么被“清洗”。

【注:诺门汉战争又称哈拉哈河战争。1939年5月,日本和伪满洲国在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诺门罕发动了大规模的对苏、对蒙边境战争。】

关东军决定从1940年开始“重建”伪满军。具体措施是将征兵制度改为征兵制度,服役期三年,对伪满军的年龄和体质有明确要求,以提高部队素质。

1941年2月,第一阶段,2.5万强迫伪军进入营地训练。1942年和1943年,第二和第三个时期的士兵人数保持在每个时期25,000人的规模。从1944年开始,为了弥补关东军部队大量转移留下的缺口,日军将第四、五时期的伪满军队数量增加到每期4.2万人。

二、所以“精英”/形象-4/

1944年底,关东军从他们“再造”的伪满军队中抽调“精英”,组成总兵力约1.6万人的“铁石部队”,出去“扫荡”冀东八路军李运昌部。在这个单位,各级军官都是由日本士兵充任,装备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以其步兵为例:该团有3个步兵营,1个迫击炮连(8门82毫米迫击炮),1个山地炮连(8门41山地炮),1个辎重连(4辆卡车,30辆胶轮车,60多匹马),1个工程连,1个通信排(2个5瓦无线电台),1个指挥排,1个营,辖3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6挺重机枪)。每个步兵连3个排,每个排4个班,每个班20人,分为轻机枪组、榴弹发射器组和步枪组各一个。班长和轻机枪队长配备驳壳枪,步枪队配备两支97式狙击步枪,普通步枪兵配备38式步枪。全连装备12挺96式轻机枪和12挺89式榴弹发射器。

铁石部队下的骑兵团由4个骑兵连、1个骑枪连(4门41山炮)、1个重机枪连(6门13年制重机枪)、1个辎重连、1个指挥排、1个通信排组成。每个骑兵连的名额是258人(不包括厨师和马夫),拥有12挺96式轻机枪和12挺89式榴弹发射器。

这样一个实质性的编制和精良的装备,比起鼎盛时期的日本联队来说,已经不远了。

这支得到关东军高度认可的“精英”伪军,在物资供应方面也获得了与关东军同等的待遇,在打八路军的时候也非常努力。据不完全统计,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军队对冀东日军军民进行了30多次“扫荡”,其中包括3次规模为1万人的“大扫荡”。

但是,“铁石部队”的实战表现确实辜负了日本人对他们的“期望”。

1945年5月下旬,“铁石部队”的两个骑兵连和一个步兵连突袭冀东第17军分区和地委所在地小营村。萧全夫,当时的第17军的参谋长,被告知指挥部队已经在狼窝村和岗北设伏,敌人必须通过。经过12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他们彻底消灭了入侵的敌人。

如果说狼窝村一战“铁石部队”受挫是有道理的,那么此前相公庄一战就彻底暴露了“铁石部队”纸老虎的本质。

4月28日上午,“铁石部队”主力6000多人,在少将·库里诺·崇义亲自指挥下,在相公村包围了八路军冀东军区第18团第1营第3连。在16门迫击炮和200多个榴弹发射器的支援下,拥有60倍兵力优势的“铁石部队”发动了10多次攻击,全部被第三连击碎。伪满“精英”唯一一次闯入村子,被几十名八路军指战员打得落花流水。天黑后,“铁石部队”包围了相公村,并计划第二天黎明后继续进攻。

28日晚,三连指战员带着牺牲的战友和全体伤员的尸体,沿着村子附近的一条路沟成功脱险,却没有人注意到“铁石部队”。事后,受挫的“铁石部队”连对手的人数、人数、伤亡都不知道,士气一落千丈。

很多伪满部队感叹:“八路军是神兵,谁也打不过。”

1945年夏,伪满军队的总兵力扩大到11万人。苏联情报部门判断,伪满洲国武装力量约有20万人,这是清点伪满洲国警察约10万人的结果。

鉴于伪满军无用武之地,关东军没收了除“铁石军”、驻承德部队、伏伊卫外的其他伪满军武器,用于装备日军新师团。被解除武装的伪满军队重组为17个辎重队、31个工程旅、6个汽车旅、13个通信队、6个高射炮旅,成为关东军的后勤辅助力量。

苏军出兵东北后,之前被解除武装的伪满军队被彻底消灭,一部分上山当土匪。

东北大局确定后,苏军只驻扎在大城市和主要交通线附近,超出了东北广大村镇的覆盖范围。这给了分散的伪满军一个机会。他们再次集结,收集散落在民间的武器装备,利用苏军不熟悉东北人民感情的弱点,以“志愿军”、“自卫队”等各种名义取得合法地位,实际上分裂了一方。

至于冀东的“铁石部队”,除了少数以日本人和朝鲜人为主的技术部队外,其主力部队保存完好,并在第一时间接受了军制的征召,换上了“山海关先遣军”和“关羽先遣混成一旅”的招牌,代表国民政府积极进军海关“收复失地”。他们于1945年底进入沈阳,并立即被授予东北保安二兵团的新称号。

1946年3月下旬,苏联撤军前,国民党从东北第二保安军和东北第四保安军空运了5000多人到长春,主要是伪满中央军事学院的士官,连同15个保安旅、1个骑兵旅、5个警察中队和日寇在傀儡吉林省的一些残余分子,共集结兵力16500人接管长春。

东北民主联军在陈光的统一指挥下,调动了吉辽军区以及新四军第七师、第三师第八旅的部分兵力,共计2万人,于4月14日下午向长春发动了进攻。

长春城防强,我军只有1.32倍左右的兵力优势,但武器装备不占优势。我军参战的战斗力和两年半以后辽沈战役时不一样。就是这样。我军18日下午解放长春,死伤2500余人,俘虏约1.4万人。在这场城市攻防战中,伪满军的“精锐”,如东北第二、第四保安团,并没有表现出像样的战斗力。

4.最终目的地之初,国共两党争夺东北。冀东李运昌、曾克林两部虽然利用地理优势攻破山海关,进入东北,但由于缺乏相关经验,严重低估了东北武装土匪“开掘八路,秘密依附中央”的企图,收编了原伪满军、伪警察、山林队、土匪数万人,其中包括原“铁石军”的两个伪满骑兵团。

由于我军干部严重不足,只能向这些新收编部队派出极少数我军代表,不可能打破这些新收编部队原有的组织结构,成分复杂,更不可能进行思想改造。

结果,当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东北,我军相继后撤时,这些新收编的部队打死了我们的派驻代表,携带武器叛变,使我军损失惨重。这时,曾经加入我军的伪满军全部被国民党军队接管。

1947年7月前,国民党东北营主任熊式辉组织伪军伪警察十余万人,组成四个保安队、二十个支队、五十二个治安队,隶属于十三个保安区。陈诚接替熊式辉主管东北后,鉴于兵力使用不足,海关各战场均无力增援东北。为解决兵力不足的问题,他将原13个安全区管辖的治安队重组为12个临时师,分配给正规军。

在改编过程中,陈诚一方面为了平息东北的民愤,一方面为了吞并这些杂牌军,辞退了一些原伪满军的高级军官,但保留了全部低级官兵。这些失业的前伪满中高级军官到处高喊“这里没有爷爷,这里没有爷爷,到处没有爷爷,我投八号路”,但仅限于空谈,并没有付诸行动。

事实上,我军并不缺乏政治坚定和忠诚,经过长期的战争考验,积累了丰富的中高级指挥员指挥经验。你想让这些战绩不佳,军事水平低下的民族败类去哪里?

但是,这些人的另类“能量”也不容小觑。正是因为四处寻找关系叫屈,殷、、赵、等人在1948年3月举行的伪“全国代表大会”上指责陈诚拒绝收编伪满军队,使他们“投共产党一票”,“使东北共产党军队战斗力大增”,造成东北战局的糜烂,所以要求“杀陈诚以谢人民”。

后来有些人就糊涂了,基于此,就编了一系列结论,比如“伪满军战斗力强”,“四野骨干是伪满军”,简直荒谬。

伪满出身的12个临时师中,除1947年秋攻势后撤回第51师、第56师在长春投降、第58师于1948年2月25日在营口起义外,其余10个临时师在辽沈战役中基本被歼灭。

起义临时58师由原东北保安二团、四团残余人员组成,部队主要成员为原“铁石部队”和伪满中央军事学院学员。起义后,师调至辽东延吉地区训练巩固改造16个月。直到1949年6月19日才宣誓就任167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战斗序列。那年9月30日改名为150师,直到10月10日才迎来我军加入后的第一场战役——鄂西。

动词 (verb的缩写)实力来源如上所述,东北解放前,没有一个伪满出身的建制单位为人民而战。那么,经过日本教官严格训练,个人军事技能很高的伪满军,有没有可能加入我军成为解放战士,成为我军基层作战的骨干,从而提高我军的整体技战术水平?

回顾伪满军队的历史和作战记录,人们很难认识到它的军事成就。

据东北野战军司令部政治部统计,辽沈战役前,东野70万野战军和30万地方军中,解放战士的比例只有10%左右,是各大战略区中最低的。其中,伪满解放军的解放战士数量更少。

原因是在1947年夏的攻势总结中,我军东北各部门普遍反映,之前补充的解放战士大多是抗战时期入伍的国民党老兵。他们受过反动势力的深刻教育,平时极难管教,经常违反群众纪律,给我军抹黑。他们经常在战场上用黑枪打我们的指挥官和士兵,用枪叛变。所以东北局决定以后主要靠动员转业农民入伍来解决补兵问题。随着土改的完成,东北翻身农民参军保卫胜利果实的热情空前高涨。

但经调查,罗荣桓认为,对于上缴的农民直接参军是没有效果的,所以主力中的一小部分干部、士兵要在军区、县调过来,新兵要招收组建独立团,在后方经过系统的军政训练后,可以编入作战部队。

从1947年9月底到辽沈战役前,我军在东北实际上组织成了189个独立团,总兵力42.2万人。这些众多的“二线军团”要么升级为独立师,要么直接加入野战纵队和后勤部队。

我东北军不仅重视提高新兵的军政素质,而且充分利用东北的各种有利条件,在战斗中系统训练野战部队,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在技战术方面提出改进要求。

1947年,林彪用最简洁、最直白的语言,把自己毕生的军事经验和体会总结提炼为“六大战术原则”,即“一点二面、三三制、三猛战术、三情三式、四快一慢、四组一队”,非常适合当时普遍没有受过教育的我军指战员和战士理解和接受。

在学习和掌握这些从无数先烈的鲜血和生活中获得的宝贵战斗经验的基础上,我军东北广大指战员相互学习,在技战术水平上取得了迅速进步。特别是1948年夏,受“练好兵打长春”口号的启发,我军在东北开展了半年左右的大规模训练,主要以“兵团大、正规化、战役硬仗”为主。不仅基层指战员日夜奋战杀敌,中高级指战员也被抽调专心学习。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以作战实例为依托进行讲座,旨在提高指挥水平和各兵种的协同作战能力。

虽然辽沈战役前东北野战军因为很多原因打了不到一仗,包括大规模训练,但这次大规模训练的结果很快就揭晓了。

辽沈之战,东野31小时攻克重兵把守的锦州。这个不到一年前成立的新纵队,能够把集中了东北国民党军精华的廖耀祥九兵团封锁三天三夜,始终没有撤退。在平金战役中,东野攻克了天津,傅左毅认为这至少可以持续半年,只需29小时。

辽沈战役前,杜认为“关内共军无论在战略战术上还是战斗力上,都比不上关内共军”。这种说法是否正确,但东北野战军战斗力强与伪满无关,但这是一定的事实。

参考书目:《伪满洲国史料丛书:伪满洲国军队》、《历史的毒瘤——伪满洲国的兴衰》、《伪满洲国史》、《东北解放战争纪实》、《百万国民党军起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史》

本文作者:遗忘,《这是战争》加入作者,未经作者本人和《这是战争》许可,任何媒体和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欢迎读者转发。

编者按:王正兴,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野战军军官,曾在步兵支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工作,致力于战史和战术学研究,对军事战术和非战争作战有独特的个人理解。他的书《这就是战争》于2014年5月和6月分两期被凤凰卫视推荐。他的微信官方账号名也是“这就是战争”,欢迎关注


以上就是陈诚晕倒,白白给了林彪一个精兵,于是林彪横扫天下。实际上明太子是什么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弘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