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铝土矿开采混乱:全球500强企业涉嫌非法采矿犯罪 cpi指数

股票资讯

一家财富500强公司的子公司卷入了一起“与黑人有关”的案件。

案件背后是山西铝土矿开采的混乱现实。铝土矿是我国的重要资源,具有巨大的经济效益。山西省铝土矿储量占全国累计探明储量的近一半。在该省,非法开采铝土矿的活动仍在继续。

不同层次转卖探矿权

一份485页、总字数超过30万字的一审判决书记录了涉及陕西省蔚县商人杨超的多项犯罪,包括非法采矿罪。据《中国商报》1℃记者获得的本案司法材料,涉及世界500强企业阳泉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煤集团)的子公司山西兆丰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丰铝业)。

根据司法记录,2012年1月18日,阳煤集团取得了蔚县小燕沟铝土矿和白土坡铝土矿的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即探矿权)。两个矿区总面积48.48平方公里,覆盖盂县牛村镇小燕沟、千峰岭、白土坡等22个村庄。杨梅集团为此付出了1.69亿元的资源价格。2013年5月3日,兆丰铝业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山西兆丰铝土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丰铝土矿”)与当地民营企业主姚文帅签订托管协议。根据协议,兆丰铝土矿将委托姚文帅在小燕沟村、前峰岭村、兴村进行勘查工作,由兴村向兆丰支付相关费用。

这是该项目第一次被委托或管理。

2013年7月,兆丰铝土矿制定了蔚县牛村镇千峰岭铝土矿资源开发规划。

2013年8月1日,姚文帅全权委托蔡洪江处理前锋岭村新农村建设整体搬迁及铝土矿开采作业事宜。以上项目已经是第二次委托了。

同日,姚文帅与另一家名为“新宝源”的公司签署了类似协议。矿区在小燕沟,合同价2300万。在随后的发展中,新宝源公司还代姚文帅支付了200多万的费用。新宝源公司共投资2500多万元。这是上述项目的第三次委托。

几天后,2013年8月9日,陕西蔚县商人杨超也加入了小眼沟和千峰岭的矿业。同日,蔡洪江与福建商人戴(由安排)签订协议。协议规定,前锋岭村新农村建设整体搬迁和铝土矿开采共需投资1亿元;于是蔡洪江请戴付梅合作开发,戴付梅出资5100万元,占51%的股份。根据这项协议,他们需要向杨梅集团支付管理费。管理费计算方法为总储量150万吨,每吨支付31.8元,共计4770万元。

2013年8月15日,姚文帅与蔡洪江签订协议。后者以5000万元的价格承包了前锋岭新农村建设和铝土矿采矿权。根据协议,姚文帅向蔡洪江提供了阳煤集团出具的勘探图纸,并将管理费交给了阳煤集团,在此期间采矿生产的铝土矿优先交给了阳煤集团。

当年8月24日,蔡洪江与姚文帅的委托代理人吴良培、戴签订《合同主体及权利变更协议》,约定三方同意将2013年8月9日蔡洪江与戴签订的《合作协议》及相关附件中戴的全部权益转让、变更给吴良培。吴良培也熟悉杨超,后来的开采实际上是杨超组织的。

短短半个月,姚文帅就将千峰岭的采矿权转让给两家公司,并收取了数千万元现金。从后续的经营情况来看,姚文帅其实卖了两个矿。困惑由此产生。

“新宝源”负责人王建忠表示,兆丰铝土矿与姚文帅签订的托管协议确定了地理坐标的4个拐点,实际划定的范围是小燕沟村104.8亩土地,另外148.7亩在前锋岭村。然而,在实际施工过程中,他发现小燕沟村的开采范围与杨超重叠,双方的施工队也为此发生冲突。

“以勘探取代采矿”

兆丰铝土矿和姚文帅不是第一次合作。

早在2008年,姚文帅就与李怀军签订了转让协议,并获得了位于小燕沟的一个粘土矿及相关手续,包括采矿许可证。该粘土矿恰好位于杨梅集团已获得探矿权的小眼沟铝土矿内。2012年3月,兆丰铝土矿与借用姚文帅资质的山西红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浅井勘探项目协议》,姚文帅等人开始在蔚县牛村镇前峰岭村开采铝土矿资源。

很多熟悉山西铝土矿开采的人告诉1℃记者,粘土矿和铝土矿经常混在一起,两者的区别在于矿石中铝和硅的比例。铝硅比低于4的粘土可用于精炼耐火材料,铝硅比高于4的铝土矿。以开采粘土为名,持有粘土开采许可证,却实际开采铝土矿,这在山西铝土矿行业一直是公开的秘密。

根据司法材料,姚文帅上述开采行为持续近一年,被山西省有关部门发现,其特点是“以探代采”。

蔚县国土资源局表示,早在2013年2月19日,小眼沟“以探代采”的做法就已经停止。

2013年9月29日,兆丰铝业向社会公布,在已获批的两个勘探区块实施委托勘探,不仅会加剧原有遗留问题,还会引发新一轮抢地、卖地、买地高潮。公示中涉及的小燕沟村和前锋岭村的详细调查已经完成,不需要做勘察工作。

然而,“以探代采”的行为并没有真正停止。

2013年9月,经讨论,杨超、蔡洪江、吴良培安排组织各种机械设备进入前锋岭现场进行开工前准备。

同年11月,兆丰铝业公司将千峰岭(305亩)勘查项目移交姚文帅实施,并与姚文帅借用的山西长源恒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铝土矿勘查施工合同。同月,与姚文帅签订委托协议的新宝源公司王建忠也组织施工队进入小燕沟开矿。

王建忠介绍说,在开采过程中,他所依赖的开采示意图等数据来自杨梅集团的技术部门,技术部门确认牛村镇的几个矿区有500多万吨铝土矿。王建忠说,他仍然认为杨梅集团拥有采矿权,姚文帅是杨梅集团授权的,所以他与姚文帅签订的协议是合法有效的。

2013年11月10日,兆丰铝业公司向施工单位发出通知,“千峰岭精细勘探区于2013年11月16日正式开工,要求相关公司立即组织人员和设备进场生产,顺利完成生产任务”。姚文帅把通知交给蔡洪江后,蔡洪江和杨超先后安排组织人员进入千峰岭进行开采。

上述“精探”行为,实际上被视为仍是“以探代采”。2013年12月初,蔚县国土资源局针对“精细勘探”行为发出通知,要求立即停工,撤离施工设备。

司法材料显示,2013年8月1日,蓟县国土资源局对兆丰铝土矿前峰岭勘查点“勘查开采”违法行为立案查处;9月4日,公司向蓟县国土资源局缴纳罚款34.56万元;10月3日,蔚县国土资源局向县政府提交书面请求,要求停止对兆丰铝业公司的“精细勘探”。

为什么要冒险?

监管部门停止了前锋岭的非法开采,这使得签订合同并支付合作款的杨超对合作协议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辩护人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2014年初,开始向蔡洪江询问合作协议的真实性以及蔡承诺的采矿许可证的真实性。经核实,杨超确认蔡洪江、姚文帅对其撒了谎——杨梅集团没有采矿许可证,不存在姚文帅、蔡洪江所称的合法开采条件。双方矛盾加剧,开始互相汇报。

2014年初,蔡洪江举报杨超是黑社会团伙,在千峰岭工地实施暴力行为和非法采矿。很快,杨超也向公安机关反映,姚文帅和蔡洪江知道自己没有采矿权,但他们仍然以所谓的采矿权为诱饵,引诱他签订合同,骗取他巨额资金。

2017年7月,杨超被警方刑事拘留。2018年8月,平定县检察院向平定县法院提起诉讼,指控杨超非法开采、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组织等10项罪名。姚文帅、兆丰铝业、兆丰氧化铝均被列为被告。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1℃记者,该案一审于2018年9月15日开庭,历时4天,于9月18日结束。9月21日,一审法院告知一审判决已经作出,判决日期为9月26日。

从记录的时间和程序来看,这份485页、30多万字的判决书,只用了4天就宣布了。

平定县法院一审判决:一审认定杨超有罪,判处有期徒刑25年;姚文帅被判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兆丰铝业被认定构成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共判处罚金450万元;兆丰铝土矿被认定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罚款150万元。一审判决书厚485页,30多万字。杨超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到目前为止,本案二审尚未宣判。

作为财富500强企业,杨梅集团为什么要在没有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冒“以探代采”的风险?

很多熟悉山西矿业的人告诉1℃记者,即便是像杨梅集团这样的山西顶级国企,要申请采矿许可证也不容易。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要求,矿业权有期限,必须按照矿业权规定的范围和矿产种类进行开采。矿产资源规划应在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制定,以地级市为单位,该规划将粗略规定该地区的开采类型和数量。矿业权审批流程极其复杂冗长,完成所有流程并最终取得采矿许可证需要两三年,花个四五年也不算新鲜。

前面提到的人认为,如果取得探矿权,还没有采矿权,急需矿石,即使是像洋煤集团这样的世界500强企业,也只能用勘探代替开采。

李晓林向1℃记者指出,从本案一审判决确认的事实可以看出,杨梅集团没有采矿权,知道“以探代采”是违法的。它还与私人和私营企业签署了发展协议,以避免自己承担非法采矿的责任。如遇问题,姚文帅等主体将承担大部分非法采矿责任。

他还认为,即使“以探代采”的行为属于“必然”,但杨梅集团与姚文帅的一系列合作中也有很多令人费解的地方:姚文帅在获得兆丰铝土矿托管授权后,在极短的时间内两次易手,获得了数千万元的巨额资金。铝土矿属于国家的矿产资源。姚文帅这样的个人为什么要借机暴利?按照托管的常规操作,姚文帅为阳煤集团委托开采,阳煤集团应支付姚文帅。既然如此,为什么会变成反向支付呢?

这样一个所谓的“涉黑”案件能否解决铝土矿等矿产长期以来的开采混乱?这可能需要由有关当局进一步确定和处理。


以上就是山西铝土矿开采混乱:全球500强企业涉嫌非法采矿犯罪cpi指数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弘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