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仓平仓」上交所要求龙信总请律师、会计师发表意见

股票资讯

11月7日晚,上交所向龙鑫通用汽车(603766)发出询证函,要求该公司就《证券时报》近日发布的一系列有关财务疑点的报道做出详细说明。

具体来说,龙鑫通用的国内摩托车业务客户,武侯区龙润摩托车营业部(以下简称龙润营业部),早在2016年6月就已经办理了注销登记,但龙鑫通用却在2018年将公司列为大客户,声称今年为自己这边贡献了1503.07万元的营业收入。而且询证函还进一步指出,自2016年注销以来,龙润营业部给龙鑫通用带来了4821.84万元的销售额。

对此,龙信通用回应称,龙润营业部未告知公司注销事宜,此后业务往来无异常。

"公司不可能注销发票."一名律师告诉记者,相关业务不太可能保持正常。如果从现在的时间点往前推,龙润的运营部已经取消三年多了。为什么龙信通用三年之久都没有发现这个客户有任何异常,还和这个客户产生了4821.84万人民币的累计销售额?

对此,交易所询证函要求龙信总公司说明:与龙润营业部的业务实际发展情况,相关交易是否真实、公平;结合相关内控制度,说明开展销售业务时是否对交易对手进行了必要的尽职调查和调查;结合具体经营模式,说明公司与已办理注销登记的龙润营业部的业务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根据销售模式和客户结构,核实并说明公司其他客户是否处于注销等异常业务状态。

此外,龙鑫通用另一客户重庆龙润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龙润)的股东陈小奇,曾是龙鑫通用一家子公司的中层经理,也是龙鑫通用IPO前员工持股平台公司西藏再明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但龙鑫通用并未将客户重庆龙润列为关联方。值得注意的是,陈小奇曾是乌鲁木齐广宇龙鑫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和乌鲁木齐新美瑞机电有限公司的股东,这两家公司目前处于注销状态。

对此,询证函要求龙信通用结合陈晓宇在公司的具体情况,包括是否持股和持仓,并说明公司与其是否存在可能导致利益倾斜的特殊关系;补充披露公司与陈小奇控制或雇佣的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业务往来,并说明相关往来与陈小奇在公司的工作职责是否存在利益冲突;结合公司对兼职员工的相关管理规定,说明相关内部控制机制是否得到有效实施。

此外,龙信通用多次购买重庆农商银行(601077)理财产品,但未将其列为关联方,而重庆农商银行将龙信通用列为关联方,二者对关联方的认定不一致。另一方面,龙信通用控股股东龙信控股目前持有重庆农商银行5.02%的股份,也是重庆农商银行截至今年3月底的最大贷款客户,贷款余额52.64亿元。

龙信通用此前以龙信控股相关人员未担任重庆农商银行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为由,声称购买重庆农商银行理财不构成关联交易。但实际上,根据重庆农村商业银行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2019年6月辞去银行董事职务的段晓华曾担任龙信控股总裁助理兼首席财务官。

对此,交易所询证函要求龙信通用补充披露公司上市以来龙信控股在农商银行担任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具体情况,包括姓名、职务及相应的任职期限。期间,公司认定农村商业银行不构成关联方,是否符合相关规定;补充披露上市以来公司与重庆农商银行之间的资本交易及其他交易,包括但不限于存贷款、委托理财等。,并结合相关法律法规说明相关交易是否真实、公平,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是否合规,是否有其他利益安排。

交易所询证函还要求龙信通用说明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但未披露的关联关系。同时,询证函要求律师和会计师就上述三大问题发表意见。

回顾数据,龙信通用被交易所查询是因为2018年财报中的存货周转天数明显低于同行业公司。当时交易所要求公司列出其主要客户的姓名,相应的营业收入,说明是否有关系,并要求会计师事务所发表意见。

在当时的复信中,龙信通用将前述于2016年被撤销的龙润营业部和前述拥有自己股东和“子公司中层经理”陈小奇的重庆龙润列为两大客户,并表示这两个客户与公司没有关联关系,相关会计师给出了“经核实,我们认为公司与主要客户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的核实意见。


以上就是开仓平仓上交所要求龙信总请律师、会计师发表意见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弘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