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拆分是什么意思」如何走出一条前人未曾走过的路?|长江新年特辑

股票资讯

这是《长江新年特别版》第三篇。我们今天想与您讨论的关键词是:

革新

作为“开创性创新”理论的先驱和创始人,被称为“世界创新大师”的克莱顿·克里斯滕森(clayton christensen)在他的著作《繁荣悖论》(Paradox of Prosperity)中谈到了一种商业“悖论”——在最不可能出现繁荣的地方创造繁荣。

与“持续创新”改善市场上现有的解决方案,与“效率创新”帮助企业用更少的资源完成更多的事情不同,“开拓创新”走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关注“未消费的市场”,让原本复杂昂贵的产品变得更实惠、更容易获得,让更多的人买得起、用得上。

今天的创新者和企业家寻求商业机会、增长和市场。不妨转变思维方式,把目光投向巨大的未消费市场,发掘潜在的巨大消费力,让创新发挥更大的价值和力量。

繁荣的悖论

作者:克莱顿·克里斯滕森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年份:2020年5月

*以下内容摘自经长江商学院授权发布的中信出版集团《繁荣悖论》

20世纪90年代,莫·易卜拉欣开始构思在非洲建立移动通信公司的计划。人们说他“疯了”。

易卜拉欣回忆说:

“每个人都说非洲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无底洞。他们说这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到处都是腐败的独裁者和疯子。”

总之,每次易卜拉欣提出一个想法,人们都会嘲笑他。

易卜拉欣曾经是英国电信的技术总监,他还创办了一家非常成功的咨询公司。易卜拉欣的计划是从零开始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建立一个无线通信网络。

当时住在这一带的大多数人都没碰过手机,更别说拥有了。非洲大陆有54个国家,从最北端的摩洛哥市场延伸到最南端的约翰内斯堡大型商业区。

有10多亿人生活在这片面积超过1170万平方英里、面积超过三个美国的辽阔土地上。

在非洲的大部分地区,即使是过时的有线电话基础设施也很稀缺,更不用说运营移动通信企业所需的无线塔了。在当时的非洲,手机被认为是富人的专属,穷人根本买不起。更糟糕的是,他们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手机。

很多人评价过非洲的电信市场前景,包括易卜拉欣的客户和他之前在大型电信公司工作的同事。吸引他们注意的是当地的贫困水平、基础设施的缺乏和政府的脆弱。他们甚至注意到缺乏清洁水源、医疗保障和教育。他们看到的是贫困在社会的每个角落蔓延。

在这些评价者眼里,非洲是创业的盐碱地,离沃土还远着呢。

易卜拉欣对问题的看法与他们截然不同。

易卜拉欣也看到了贫穷,但他看到了更多的机会,这尤其令人钦佩。易卜拉欣这样描述它:

“假设你住的地方离你妈妈住的村子很远。如果你想和你妈妈说话,你可能需要步行一周。这个时候,如果给你一个设备,你可以随时随地和妈妈通话。那么,它对你有多大价值呢?能省你多少钱和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易卜拉欣的问题并不是“在非洲有多少人能够在数百万人没有温饱的情况下买得起手机”,也不是“如何证明投资一个不存在的市场,建设基础设施是合理的”。他主要关心的是“吃苦”。

烦恼是指当人们想实现一个重要的目标,却苦于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时的苦恼和挣扎。对易卜拉欣来说,苦难代表着巨大的商机。

这里所说的“担心”,往往表现为一种“未消费”的情况,也就是说,潜在的消费者渴望改善生活的某一方面,却苦于缺乏自己能够负担得起或得到的解决方案。为此,这些潜在消费者不得不选择不消费,或者选择替代方案。

但是,无论是选择前者还是后者,他们的担忧依然存在。而且,一般来说,这种未消费的情况是传统的商机评估指标无法检测到的。

对易卜拉欣来说,这个未消费的市场提供了一个打开新市场的大好机会。

在几乎没有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易卜拉欣成立了拥有五名员工的塞尔特公司。这家公司的目标非常明确:建立一个覆盖整个非洲的无线网络。

然而,易卜拉欣面临着巨大的障碍,如基础设施建设。

基础设施是蜂窝移动网络不可或缺的基础。任何一种基础设施的建设都是极其艰苦的工作。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或大银行的贷款,这项工作将更加困难。

融资就更难了。即使在易卜拉欣证明了他的商业模式的可行性,并预计现金流达到数百万美元后,银行仍拒绝借钱给他。易卜拉欣不得不使用股权融资来支持塞尔特的运营。

他回忆说:“在通信行业,在这样的大型企业中,我们是第一个遇到这种情况的。”

即便如此,这个困难并没有吓到易卜拉欣,其他困难也没有吓到他。

在没有电的地方,他试图自己发电;物流达不到的地方,他自己组建运输队;在缺乏教育和医疗保健的地方,易卜拉欣为他的雇员提供培训和医疗保健;在没有道路的地方,他会修建临时道路或者用直升机运输设备。

支持易卜拉欣的壮举的是一个长期的愿景。他坚信,让数百万非洲人停止相互联系的努力是很有价值的。最终,易卜拉欣获得了成功。

在短短6年时间里,Celtel在乌干达、马拉维、刚果(布拉柴维尔)、刚果(刚果民主共和国)、加蓬、塞拉利昂等13个非洲国家正式运营,用户总数达到520万。一个很常见的场景是,新的Celtel电信营业厅开业时,总会有数百名热切的客户在门前排队。

伊布拉辛旗下的Celtel公司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04年营业收入达到6.14亿美元,净利润1.47亿美元。2005年,易卜拉欣决定卖掉塞尔特。34亿美元!他卖了个好价钱。也就是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易卜拉欣的Celtel公司在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发掘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机。

Celtel只是冰山一角。今天的非洲拥有先进的移动通信产业。大量的移动通信企业(包括Globacom、摩洛哥电信、Safaricom、MTN、沃达丰、Telkom等。)为9.65亿非洲用户提供服务。通过贷款和股权融资,这些企业已经筹集了数十亿美元。

此外,到2020年,通信行业预计将为非洲提供450万个就业机会和205亿美元的税收,预计将为非洲的经济发展贡献2140亿美元。

另外,移动通信行业也为其他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机遇,金融技术的大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许多金融企业将手机用户的支付记录作为信用贷款的衡量指标。过去,数百万人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现在,他们只需要出示好的手机支付记录,就可以拿到银行的信用贷款额度。

莫·易卜拉欣开辟的新市场,加上他在这个过程中面临的不可预测的困难环境,形成了一个解决方案,即在最不可能出现繁荣的地方创造繁荣,我们称之为繁荣悖论。

研究表明,对许多国家来说,仅仅消除贫困并不能带来持久的繁荣。

如何将该理论与许多贫穷国家的繁荣相结合,从而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其实很多和繁华有关的东西,往往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就像翅膀和羽毛对飞行先锋的吸引力一样。

想象一下,在一个贫穷的社区挖一口井,让那里的人喝干净的水是多么感人的事情。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重要的不是我们付出了多少爱,而是我们能否更好地理解是什么创造并保持了经济繁荣。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只能取得非常缓慢的进展。

纵观全球,各国在规模、人口、文化、领先机构和能力方面表现出各种各样的多样性。我们发现投资创新,或者更具体地说,投资开创性创新,是一条非常可靠的繁荣之路。它通过了实践的检验,适用于每个国家。

通过回顾一些繁荣国家的历史,我们证明了这一理论的关键要素,并描述了开放新市场的过程对一个国家的影响。通过这一过程,一些曾经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巨大价值,并为其国民带来了数百万个就业机会。

许多国家创造和保持繁荣的关键驱动因素是:从担忧中发现机遇,投资开拓创新(这种创新的主要功能之一是创造就业机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实施“拉动”发展战略(这一战略将把重要的组织和基础设施“拉动”到新的市场),等等。

创新不一定是高科技产品,也不一定是功能丰富的产品。

我们对创新的概念往往涉及到一些具体的东西:创新可以是一个过程的变化,它可以给一个组织带来劳动力、资本、原材料和信息的变化,使其生产出更高价值的产品或服务。

开拓创新可以让复杂昂贵的产品更简单更便宜,让消费者使用。亡灵是一个全新的细分市场。

每个国家的经济都是由消费者和非消费者组成的。在繁荣的经济中,许多产品的消费者数量往往大于非消费者。

不死消费者就是这样一个群体,他们为了改善生活的某一方面而努力奋斗,甚至煞费苦心,却苦于无法实现这个目标。

这主要是因为好的解决方案往往是他们力所不及的。这并不是说市场上没有解决方案,而是说这些解决方案超出了消费者的承受能力,或者是因为消费者没有必要的时间或者专业知识。

开拓创新可以启动一个国家的经济引擎。一个成功的开创性创新会带来三个明显的结果。

第一,从创业创新的根本性质来看,它要求越来越多的人去承担生产、营销、分销等相关工作,从而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岗位。就业是一个国家进入经济繁荣的关键因素。

第二,这种创新带来的利润可以让绝大多数人受益。虽然这些利润经常用于社会公共服务,比如教育、基础设施、医疗等等。

第三,开拓创新可以改变一个社会的整个文化。许多繁荣的国家都经历过贫困、腐败和糟糕的政府。然而,随着创新的传播,一个繁荣的过程开始了,这帮助贫穷国家完成了转型。一旦为非消费者建立了新的市场,他们将“引进”必要的要素,包括基础设施、教育、组织甚至文化变革,并继续发展。这一点我们后面会详细讨论。这也是一个改变社会轨迹的机会。


以上就是基金拆分是什么意思如何走出一条前人未曾走过的路?|长江新年特辑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弘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